首页 > 要闻点播 > 经济要闻

日本市民写信声援华为,孟晚舟写下日记:人间自有真情在

  • 来源:
  • 2018-12-21

今天,记者最新获悉孟晚舟女士近日写的一篇日记。这是孟晚舟看到日本居民来信后的首次个人回应,同时也独家披露了她在法庭首次落泪的幕后原因。

人间自有真情在——

孟晚舟日记

(孟晚舟有写日记的习惯,且长年坚持。这是一篇孟写于2018年12月19日的日记——编者注)

昨天晚上,一封日本人的来信,在朋友圈内小小地刷屏,着实让我温暖了一把!还是那句说过无数遍的话,人间自有真情在,当自己遇到危难的时候,才知道曾经被这么多的陌生人关爱着。

保释的那天,在法庭等着办手续,律师跟我聊天说,有不少陌生人打电话到律师事务所,说愿意用自己的财产为我担保,即使他们根本不认识我,甚至他们不知道我,但是他们知道华为,他们认可华为,所以他们也愿意相信我。我的律师说,他从业四十几年,还从来没见过,这样愿意为陌生人担保的事。听着律师的这番话,我禁不住泪流满面,泣不成声——不是为自己,而是为这么多人愿意相信我,愿意信任我的陌生人。

日本福岛地震的时候,我正好在美国IBM总部,参加为期一周的 Workshop,正为是否启动IFS变革,以及IFS变革的范围,与IBM资深财务专家进行最后一轮详细沟通。

那个时候,公司刚刚决定将所有的应急预案交给财经来负责,包括战争、瘟疫、动乱、地震什么的,由财经与业务团队共同制定各种场景下的应急预案,平日里组织演练,以便灾难发生时能够迅速启动预案,公司各个部门也能按照预案的设计快速集结、快速响应。因为我在美国确实走不开,让孙总一个人去了趟日本。

从美国回来后,把我们在美国 Workshop的收获,组织财务的同事们进行分享和讨论,大家达成基本共识,形成可以与IBM沟通的财经变革的思路后,我就订机票去了东京,到日本代表处去跟大家开会,讨论灾后重建的工作安排,包括客户网络的抢修,以及我们自己的日常运行。在我去日本之前,公司的应急工作组已经成立,孙总也刚从日本回来,也没有什么太多需要我做的事情,我就是跟日本代表处把震后两周的工作再次梳理了一下,跟大家在一起把工作顺序核对了一下,自己也记了很多笔记。

日本地震,是财经组织第一次接触危机预案的设计及实施,虽然,在那次日本地震的灾后重建工作中,我们的不少环节在协作上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障碍,但帮我们积累了非常宝贵的经验。几年之后的尼泊尔地震,我们的危机预案完全能够及时和充分地支撑着灾后重建工作,也得到了尼泊尔客户的高度赞扬。

这次经历,我很少提起,也没什么可自豪的,只是我的份内工作而己。好人终有好报,没想到,八年之后,这份回报以一个普通日本人的来信展现在我面前,让我的心里充满了无比的自豪与宽慰。

自豪,是因为在那份不确定下,我踏上了去日本的航班,勇敢不是因为不害怕,而是心中坚守的信念;

宽慰,是因为上苍始终能看到我们的努力,也从不忽略我们付出的努力。

 

东京都一名普通市民给孟晩舟及华为全体员工的来信

近日,一封日本市民写给华为公司的声援信在网络上流传,他将孟晚舟称为“恩人”,对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时,华为员工在灾区坚守岗位大加赞赏。此外,他还对针对华为的不公做法连用三个词:悲哀、难受、羞愧。

这封信是12月17日华为公司日本代表处所收,寄信人是一名普通的东京市民。为保护对方个人隐私,华为方面没有透露寄信人的真实姓名。

写给华为全体员工的信

这名东京市民在信中说,对于孟晚舟女士本月遭到加拿大警方无理拘捕一事,寄信人感到“非常悲伤”。一位家住日本宫城县的朋友告诉他,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期间其他公司都在忙着撤离时,但华为公司员工在危险没有消除的情况下,仍然进入灾区抢修被地震损坏的通信设施。

“对这样一家为我们伸出援手的公司,无论有什么理由,这种不采取任何措施就直接动用国家力量单方面进行排除的做法,是背离做人常理的,让人感到非常悲哀、难受。作为一个日本人我感到羞愧。”他说。

信中还提到,寄信人的母亲在1995年阪神大地震中不幸遇难,其家乡神户也损失惨重,在来自世界各地的无私援助下才得以重建,令他至今充满感激。寄信人称,作为邻邦的中日两国应该“更加相互尊重,加深和扩大友好关系”。

 

附:东京市民致华为信全文

尊敬的华为孟晩舟CFO及全体员工:

首先,很抱歉我不会中文也不会英文。

所以我只能用日语来写这封信,特别希望有哪位懂日语的人能帮我翻译,将我的意思传达出来。

这次孟女士在加拿大遭遇的事情,我感到非常悲伤。

虽然我只看到日本国内的报道,并不知晓详情,但一想到您本人以及家人度过了多么难受的一段时间,以及今后还将承受怎样的痛苦,我觉得我不能保持沉默,必须要进行声援,所以写下了这封信。

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情,但对于住在日本的我来说,以前从未想过要通过写信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心情。

可是这次孟女士的事件,对我来说绝不是一件可以袖手旁观的事情。

为什么这么说?或许日本国内并没有太多的人知道,但我的一位住在宫城县的朋友告诉过我,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时,其他公司都在撤退、逃离,只有华为,在危险还没有消除的情况下,毅然进入灾区,抓紧抢修被地震损坏的通信设施。

对华为这样一个能在那样困难的情况下为我们伸出援手的公司,无论有什么理由,这种不采取任何措施就直接动用国家力量单方面进行排除的做法,是背离做人常理的,让人感到非常悲哀、难受。作为一个日本人我感到羞愧。

1995年阪神淡路大地震中,我母亲被压在柜子底下不幸遇难,那年她才56岁。

当时,得到来自世界各地的支援,城市得以恢复重建,才有了今天美丽的神户。至今我心中仍充满着感激。

反之,住在日本的我却未能对家乡神户做出任何贡献,至今仍深感羞愧。

因此,在我心中,孟女士是恩人。

对中国的了解,我只是从学校的“社会课”中学到一点知识,但1972年周恩来总理和田中角荣首相主持中日建交的场面,却深深印在了当时还是孩子的我的脑海中。

在签字仪式上,田中角荣首相用毛笔签字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,从那以后,我开始学习书法。

现在,只要日本哪里举办王羲之等名人的书法展,展出期间我都要去看好几次。

虽然中国和日本一个是社会主义一个是资本主义,国家的根本性质不同,但我认为中国和日本从今往后应该更加相互尊重,加深和扩大友好关系。

我只是一家小公司的小老板,像我这样人终究帮不上什么忙,但我从心底衷心祝愿贵公司能够更加发展壮大,取得更大的成就。

谨上

2018年12月14日 

十大牛商评选活动 十大牛商评选活动 十大牛商评选活动 十大牛商评选活动 十大牛商评选活动